噩梦般的经历!为了2000元这个大学生成了犯罪“帮凶”
发布日期:2022-05-13 02:26   来源:未知   阅读:

  小伟是龙岗某学校的学生,在一次吃宵夜时认识了校外损友“大飞”(另案处理)。小伟学习之余沉迷网络游戏,因陷入游戏骗局以及购买高档运动鞋欠下了不少债务,而积攒下的零用钱及生活费仍不够偿还,小伟遂向“大飞”等朋友借钱,陆陆续续欠了“大飞”4000多元债款。小伟刚过18岁生日,迎来了人生的重大转折,小伟通过高考被某高校录取,成为一名大学生。就在小伟即将踏入大学校园之际,“大飞”却不断的追债,小伟想方设法仍无法偿还。这时,“大飞”别有用心地怂恿已满18周岁的小伟到银行办理银行卡抵债,称小伟每提供一张银行卡就可以抵扣1000元的债务,并让小伟发展同学办理银行卡出售。小伟面对债务一筹莫展,又不敢告诉家人其网络游戏欠钱的事,他曾尝试利用暑假打工赚钱还债,但没到一个月就因为受不了打工的强度辞工了。小伟与同学小欧、小黄在微信里聊天:“我欠债的事如果被父亲知道了,他一定会打死我的,我只能通过办理银行卡抵债了”。他还怂恿同学一起卖银行卡,小欧回复说:“你疯了,再穷也不能卖银行卡”。小黄说:“我还没满18岁办不了银行卡啊”。听同学这么说,小伟心里也有点害怕,但是“大飞”又不断的追债,还跟小伟说银行卡只是拿给别人炒外汇,很安全的。小伟迟疑再三后最终决定铤而走险,到银行办理了银行卡,银行让小伟签署《自然人在深圳市银行业金融机构开设银行结算账户涉电信网络新型违法犯罪法律责任及防范提示告知书》《不参与电信网络诈骗犯罪承诺书》后,给他办理了银行卡。小伟遂将办理好的2张银行卡连同相关联的电话卡一起交给“大飞”,成功抵扣了2000元债务,小伟终于松了一口气。之后,小伟开开心心的到广州入学,丰富多彩的大学生活让他暂时忘记了出卖银行卡的忐忑。殊不知,噩梦才刚刚开始……小伟出卖的银行卡被他人用于电信网络诈骗收款,陆陆续续有被害人报案,公安机关顺藤摸瓜找到小伟时,他才如梦初醒,急急忙忙挂失了出卖的银行卡,天真的以为只要挂失了就没事了。因为新冠疫情,小伟涉案银行卡涉及的被害人又都在不同的外省,取证难度大,公安机关持续对小伟涉嫌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的犯罪事实进行侦查,调取了相关证据,小伟的行为已涉嫌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在接到公安机关的电话后,小伟到派出所投案自首。小伟的案件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后,经查明,小伟出卖的银行卡被他人用于实施电信诈骗犯罪活动,涉案金额为人民币35.9万元,已构成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承办检察官依职权对小伟的强制措施进行羁押必要性审查。

  一方面,小伟出卖的银行卡被他人用于电信诈骗,但小伟未参与上游电信诈骗犯罪,未参与电信诈骗款项的分成,该行为定性为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同时小伟是在校大学生,参与犯罪金额不大,获利较少,有自首情节,综合其犯罪情节、悔罪表现、以及在校表现,无羁押必要,可对小伟采取取保候审的强制措施。

  另一方面,通过召开公开审查听证会,针对是否对小伟作相对不起诉充分听取听证员的意见。

  听证会上,小伟留下了悔恨的眼泪:“我一念之差鬼迷心窍,听信了别人的谎言,出卖银行卡,没想到后果这么严重,触犯了法律,虽然被取保候审,但还是严重影响了我的学习、生活。我真的已经认识到错误,会吸取教训,绝不再犯,希望能给我重新做人回归校园的机会”。

  小伟的父母平时打工忙于生计,疏于对小伟的管理,更没有想到小伟会涉嫌犯罪:“小孩还小,要走的路还很长,如果留下犯罪前科会影响到小孩的一生,恳请检察官给他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听证员一致认为,虽然小伟的行为构成了犯罪,但犯罪情节较轻微,符合司法解释的规定,可以对小伟作相对不起诉,希望小伟能充分吸取教训,不辜负父母的期望,珍惜来之不易的机会好好学习,做一个遵纪守法的好公民。

  2021年6月17日最高法、最高检、公安部《关于办理电信网络诈骗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二)》

  十六、对于电信诈骗犯罪集团、犯罪团伙中的从犯,特别是其中参与时间相对较短、诈骗数额相对较低或者从事辅助性工作并领取少量报酬,以及初犯、偶犯、未成年人、在校学生等,应当综合考量其在共同犯罪中的地位作用、社会危害程度、主观恶性、人身危险性、认罪悔罪表现等情节,可以依法从轻、减轻处罚。犯罪情节较轻微的,可以依法不起诉或者免于刑事处罚;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以犯罪论处。

  这是一件普通刑事案件,检察官办的不仅是案件,更是他人的人生。迈入法治新时代,人性司法正在成为新的司法价值观,这就要求检察机关要履行好羁押必要性审查职能,依法保障人民群众的知情权、参与权和监督权,把“少捕慎诉慎押”司法理念贯彻落实到每一个诉讼环节,以能动检察传递司法温情。